秋葵视屏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知道我的身份,而我这次接的任务,就是拿到的那条项链。”

   “从第一次见面帮,就是因为认出了的身份,所以蓄意靠近,以及突然今天莫名其妙的晕倒,也是我在那杯酒里下药了,总而言之,我从始至终,我的目的,只有的那条项链。”

   “所以,以后别轻易相信人了,尤其是女人。”

   洛荫说完这些话后,她看了一眼风予,“走了。”

   随即,两人迈步。

   苏子默伸手挡住了他们。

   男人脸上的表情有些低沉,毕竟被算计得明明白白,换做是谁脸色都不会好。

   “既然这条项链是的任务,那,我给,告诉我雇主是谁。”

   说着,苏子默把手里的黑色盒子递了过去。

   当初,和洛荫比试枪法的时候,她提出邀请函,他就知道,洛荫不可能无缘无故的想要去参加交接仪式。

   但,他还是选择认输了。

   驚為天人的大波美女

   因为,他想知道她到底在想什么。

   不过,项链的事情,他从来都没有怀疑到洛荫身上,毕竟只是一条普普通通的项链。

   根本不起眼。

   洛荫看着那个盒子,半眯起了眼睛,声音里听不出来任何的情绪,“有些让我失望,还以为,这条项链对有多重要。”

   “我只是想知道,究竟是谁,想要这条项链。”苏子默说道。

   为了钱,那是不可能的。

   那为什么不惜这么大的代价也要得到这条项链?

   苏子默很想知道,这个背后的人是谁?

   跟他母亲又是什么关系?

   “我们一向不透露雇主的消息。”风予说了一句。

   苏子默目光沉了沉,“听闻,只要钱到位,就可以在们那里下任务,是吗?”

   洛荫心里有种不祥的预感。

   果然,下一秒,男人的声音再次传来,“价格随便开,我想知道雇主是谁。”

   “……”

   这一招很妙啊。

   洛荫呼了一口气,“很遗憾,这个任务真没法接,不告诉,毕竟我们从来不跟钱过不去,只是因为,雇主很神秘,我们也不知道是谁。”

   苏子默视线停留在她身上,“他佣金出的多少钱?”

   “两千万。”洛荫回。

   苏子默低低开口,“我出十倍。”

   卧槽!!

   十倍,那不就是两个亿?

   洛荫眼前一亮,然后,比划了一个OK的手势,“完全没毛病,给我们一点时间。”

   然后,洛荫踹了一脚风予。

   风予立马会意,他清了清嗓子,“对的,给我们一点时间,保证把资料交到手上。”

   两个亿啊,有些人这辈子都赚不到这些钱,要做多少个任务才能赚到。

   人傻钱多!

   他就喜欢赚这种钱,没想到,损失两千万,赚了两个亿!

   双方完美达成协议。

   苏子默看着眼前的女孩,可能天气冷,她的下巴缩了一半到围巾里,脸颊有些通红,嘴里叼着一根棒棒糖。

   他笑了笑,缓缓开口,“虽然知道了接近我的目的,但是,有个想法,貌似已经改变不了了,我女朋友的位置,随时欢迎。”

抖音d2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无影圣人和女帝凤芷年轻时,曾是人,最终虽未成夫妻,却也保持了不错的关系,这一层关系,令不少人非议不止,但两人都没有在意。

   只是现在一看,成了圣人的无影俊美依旧,而成了女帝的凤芷,却已垂垂老矣,不见当年风华正茂的模样。

   “参见无影圣人,参见女帝。”殷无双先给地位高的圣人行礼,然后再给女帝行礼。

   “免礼。”龙椅上,女帝抬了抬手,神色有些不自然,仿佛是因为无影圣人的到来:“无双,这次圣人是因而来。”

   “因为我?”殷无双看向无影圣人,凤眸中有一些不解。

   “殷无双。”无影圣人放下茶杯,和殷无双对视一眼,眸中有些许欣慰:“若早点出现,皇奶奶也不至于如此劳累。”

   凤芷这些年,可忙的从没停下来过。

   “咳咳。”女帝捏拳抵着唇假装咳嗽,示意无影不该说的话不要说。

   殷无双耸了耸肩,一时之间无法回应无影,她记得是这个圣人把她娘从下层位面带回仙界,拆散了他们一家。

   虽然说其中恩怨对错难以一言道尽,虽然说大敌当前恩仇当泯,但她也没法给无影圣人多么好的脸色。

   她总不能直接怼无影圣人,说无影圣人没资格说这句话吧?

   清純碎花裙可愛妹妹清涼悠閑愜意寫真

   似是察觉到自己说的话,的确有些过分,无影圣人也低咳两声掩饰尴尬,拉开话题:“殷无双,圣人们都对很满意,也迫不及待的想要亲自传授的功法,但仙界结界的情况也清楚,圣人们脱不开身。”

   仙界结界这种事情一旦出了差错,可就是颠覆整个位面的事情了。

   “无双明白。”殷无双点头:“修复结界要紧,无双不着急。”

   这个节骨眼上,她也无法专心修炼,一边是放不下的君上邪,一边是无法接近的凤无双,上面有虎视眈眈的祝青山,下面有苟延残喘的女帝,这么多问题在,她怎么能去圣人那儿修炼?

   “另外,圣人们都听说在香山幻境干的事情了,对此,圣人们对赞不绝口。”无影圣人面带微笑:“和那些为了香山幻境不出意外,而不吝啬灵力的人,都值得称赞,因此,我带来了圣人的礼物,犒劳们这群无私奉献的人。”

   说罢,无影袖子一挥,殷无双面前就出现一个通体翠绿的水壶,壶中不知是什么灵丹妙药。

   在无影的示意下,殷无双拿过水壶,揭开盖子一看,才发现里面是满满一壶浓稠的灵液精华,这灵液,比紫凰古戒第二层灵泉眼里的灵液,要纯粹成千上万倍。

   这灵液,可使枯木逢春,也可提升修为。

   “我建议先留着。”无影圣人笑道:“我听闻在找萨满巫师,寻求法子让弟弟的眼睛恢复正常?”

   殷无双眼前一亮,来了精神:“莫非此壶灵液精华,能医治好我弟弟的眼睛?”

   “不可直接医治。”无影圣人摇摇头:“但也不能没有它,要明白,这灵液精华之所以浓稠,是因为它的岁数,和天道一样大,想要抵消天道,想让天道降下的惩罚消除,就要拿出辈分和天道一样重的东西……对了,们族的那个截天道人,当初就是用灵液精华炼制法宝的,只可惜他还没把法宝炼制出来,就仙逝了。”

麻豆安全下载

   “当然是真的,不然呢?”郁锦乔镇定地反问道。

   薄慕瑾从她脸上看不出什么,但直觉对方没有说实话。

   郁锦乔则开始赶人道:“行了,该说的我都说了,你们不信我也没办法。反正离婚的事情我已经决定了,就是通知你们一声。再说了,反正我这样和离婚也没什么区别,所以你们完全不用担心。离了婚,我也一样还是你们的妈,你们也随时可以回来看我。就这样……”

   从家里出来,郁锦乔忍不住看着薄慕瑾道:“那个,你有没有觉得郁姨不太对劲?”

   薄慕瑾没说话,不过显然他的想法和甜心是一样的。

   不是不太对劲,而是很不对劲。

   几十岁的人了,突然说要离婚。这事情本身就透着诡异。

   更别提对方找的那个理由,也就骗骗三岁小孩子。

   甜心紧跟着想起什么,眨了眨眼睛道:“你记不记得我上次说过,郁姨身体不舒服的事情,你说,会不会和这个有关?”

   薄慕瑾眸色沉了沉,随即掏出手机拨通了赵医生的电话。

   一个小时之后,两人出现在赵医生的诊所。

   “你们来了,坐下说吧!”赵医生指了指办公室的沙发对两人道。

   無辜眼神可愛美女軟萌私房寫真

   “赵医生,我想知道,我妈的身体到底怎么了?”薄慕瑾直接开门见山地问道。

   赵医生脸上闪过一丝为难道:“对不起,医生有保护病人**的权利,郁夫人她叮嘱过,不让别人知道她的身体情况。”

   薄慕瑾一下子就从他的话里找到了关键:“这么说来,她的身体真的出现问题了?”如果她妈的身体好好的,那么对方就会直接说没问题,而不是说不想让别人知道她的身体情况。

   “赵医生,你是我们家的家庭医生,这些年,我们一直都很信任你,不管家里人的身体出了什么问题,我都希望你能够如实的告诉我们。”

   “这……”赵医生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毕竟病人亲自叮嘱过,他作为医生真的不方便透露太多。

   可是作为家属,也确实有知情权。

   挣扎再三,赵医生最终抬起头道:“好吧!实话跟你们说,夫人的身体确实出现了问题!”

   甜心和薄慕瑾同时心头一沉。

   “很严重?”薄慕瑾问道。

   赵医生神色严肃道:“根据最近一次的身体检查显示,夫人患上了椎管内肿瘤,通俗一点的说就是脊髓肿瘤,是指生长于脊髓及与脊髓相近的组织,包括神经根、硬脊膜、血管、脊髓及脂肪组织等的原发、继发性肿瘤。可分为脊髓内及脊髓外肿瘤。夫人患的是脊膜瘤,脊膜瘤起源于蛛网膜内皮细胞或硬脊膜的纤维细胞,是一种良性脊髓肿瘤。主要发病于40~70岁的女性。通常采用外科手术治疗,预后良好,复发率极低。”

   “手术安排在什么时候?”薄慕瑾问道。

   “夫人暂时并没有安排手术。”赵医生道。

   “为什么?”薄慕瑾追问道。

   既然已经查出病因,也已经知道治疗方案,这个时候不是应该尽快治疗才对?

   而且,对方刚才也说了,这是一种良性的肿瘤,既然如此,那就更没有什么可担心的。

黄色带app免直播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苏倾倾调皮笑着,起身走到衣柜前。

   的确,好像是没有什么适合Party的晚装。

   苏倾倾正想着,准备关上衣柜门的时候,洛夜轩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身后,伸手环住了她的纤腰。

   “笨笨,下午没课,我们要不要出去走走?”

   洛夜轩温柔笑着,俯首吻了吻苏倾倾的脸颊。

   浅浅的幽香,散入鼻间,是一种会令他心跳愉快的味道。

   “不行啦!刚刚我已经答应了浅浅和蜜雪,等一下要出门跟她们一起去商场买件合适的晚装,去参加今晚的Party。”

   听苏倾倾这么一解释,洛夜轩就明白了刚才苏倾倾打电话的时候说的内容。

   “不要穿得太漂亮,看到其他男生盯着看,我会觉得不舒服。”

   “浅浅好像说,是一个比较正式的Party,所以,可能会穿得……”

   “很性感?”

   追求自由的少女日系寫真

   洛夜轩追问,苏倾倾连忙转过身,摇了摇小脑袋。

   “不会,我不会买性感那一类的!放心。”

   见苏倾倾那么紧张的模样,洛夜轩欣然一笑。

   “为以免老婆说我霸道专-制,我就准这次买自己喜欢的晚礼服,不需要在意我的看法。”

   洛夜轩说着起身走到书桌前,拿起钱包,从里面抽出一张卡。

   “拿去,想买什么,就买什么。”

   洛夜轩将卡递到苏倾倾的面前,苏倾倾好奇的眨了一下杏眼,抬手接过这张银联卡。

   “这张卡里的钱,不是我每个月转给的零用钱吗?”

   “嗯哼。”

   洛夜轩点头,转身在床上坐下,伸手揽过苏倾倾的纤腰带到怀里,蓝眸直视着那双懵懂美丽的大眼睛。

   “Sorry,笨笨,最近没有什么收入,所以只有用给我的零钱花让出去购物。”

   话听到这里,苏倾倾只觉得心窝很暖很暖。

   “干嘛说这种话,我们之所以还可以维持现在这样宽裕的生活状态,都是靠之前赚的那一笔钱,为什么还跟我道歉呢?”

   洛夜轩闻言勾唇,温柔的眉宇间浸染着对眼前女孩的一片宠溺爱意。

   “以前过的是大小姐的生活,但是自从跟我回来这里以后,就没有之前那样轻松自在。”

   洛夜轩淡淡启唇说着,蓝眸中的色彩多了一道抱歉的颜色。

   “要顾家,要上课,还要照顾宝宝,休闲的时间也不多,我又对那么专-制,sorry,笨笨,我突然觉得我自己不是个合格的丈夫。”

   没想过洛夜轩会说这样的话,苏倾倾只觉得自己心脏抽疼了一下,抬起双手轻抚上洛夜轩的脸颊,低下脑袋,将脑门抵在他的额头上。

   “干嘛突然这么想?我早就说过,只要和夜在一起,不管多辛苦多累,我都愿意,我愿意啊,洛夜轩,干嘛胡思乱想啊……”

   苏倾倾心疼着,凑上粉唇在洛夜轩的眉角一吻。

   “我决定了,我不出去了,也不买什么晚礼服了,今晚的派对我也不去参加了,我就在家陪着和宝宝,好吗?”

   “不好。”

   “欸?”

   “礼服必须要买,派对也一定要去参加,不管再苦再累,我都不可以委屈我老婆!”

抖淫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楚灼推门进来,瞬间一股寒冷之气扑面而来,定睛一看,发现屋子变成一片冰雪的世界。属于冰系十二阶妖兽特有的冰寒气息在屋子里弥漫,让她感觉到一种酷寒之冷,触之伤身。

   楚灼忙运转灵力抵御这寒冷,目光落到凝结成冰的桌面上那三只妖兽身上。

   或者说,是被黑色妖兽一爪子按在桌面上的那只碧玉色的冰蛛身上。

   经过两年时间的灵泉水润养,碧玉冰蛛的伤势渐渐好转,原本白玉般的外壳也在这两年的滋养中,一点一点地染上漂亮的碧色,看起来俨然就是碧玉雕成一般,格外的漂亮。直到现在苏醒过来时,它身上的颜色已经变成十二阶的碧玉冰蛛才有的碧玉色,气息也极为强大,恢复十二阶妖兽应有的气息,绝对不会让人错认的那种。

   楚灼记得上辈子她见到苏醒的碧玉冰蛛时隔了五年,现在不过才两年,它就醒来了,应该是灵泉水的功效。

   当然,能看到它平安苏醒,楚灼心里也是高兴的。

   这些妖兽陪着她从低微走向强大,他们是可以信赖的伙伴,结伴走过太长的路,以至于重生回来的这几年,楚灼偶尔会有些恍惚,格外的不习惯。

   心里想着,面上却不显,问道:“怎么回事?”

   阿炤抬爪放开那只碧玉冰蛛,并且在松爪时又警告性地拍了下,让它最好不要轻举妄动。

   碧玉冰蛛已经知道这只妖兽的等级并不比自己低,甚至可能是……传说中的存在。所以现在并没有再做无用功,这声“老大”也叫得心甘情愿。

   妖兽的世界向来简单粗暴,强者为尊,谁强就听谁的,没有人类那么多弯弯绕绕。

   亮閃閃美女陽光照進溫暖的窗陽唯美寫真

   不过,现在看到这里竟然还有个人类,显然是它这次受伤后,在它昏迷中来到人类生活的世界,碧玉冰蛛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

   妖兽没化形之前,是不能同人类正常交流,语言不通,除非与人类契约,方才能将自己的一些意愿与主人表达清楚。

   所以当下便由渊屠玄龟向楚灼说明这件事情。

   玄渊的叙述很干脆,只说碧玉冰蛛刚苏醒,阿炤和它打架确认老大地位,阿炤赢了,老大的地位依然没有被撼动。

   在玄渊心里,楚灼是主人,阿炤是老大,区分得很清楚。

   楚灼听得有些哭笑不得。

   她现在越发的肯定,上辈子碧玉冰蛛会和她契约,果然是被阿炤揍服的。

   这次她回来得太早,阿炤刚揍服,还没有让那只碧玉冰蛛答应主动同她契约。

   楚灼并不急,对那只碧玉冰蛛说道:“醒了就好,我知道是十二阶妖兽碧玉冰蛛,有兴趣和我契约么?”

   【不可能!】碧玉冰蛛想也不想地拒绝,堂堂十二阶妖兽,如何会和一个人类契约?

   妖兽崇尚自由,与人类契约的结果便是失去自由,还要听人类差遣,身心不得自由,大多数高阶妖兽心高气傲,不会答应的。

   碧玉冰蛛的话刚落,就被一爪子拍飞。

   【和她契约!】阿炤不容质疑地说。

   碧玉冰蛛冷冷地看它,【我尊阁下是强者,所以服,但我不会和一个人类契约,这不仅关系我作为十二阶妖兽的尊严,也关系我的-自由。阁下也是高阶妖兽,想必应该明白我的想法方是。】

   高阶妖兽都有共同的骄傲,极少会心甘情愿地和人类契约。

   阿炤并未因此而生气,反而嚣张地说:【妖兽的自由是建立在绝对实力的基础上。而现在有什么资格和我谈自由?】

   随着这话落下,又是一爪子拍过去,将那只碧玉冰蛛拍飞出去。

   楚灼盯着碧玉冰蛛砸出来的墙洞,再看阿沼一阵风似地跟出去,便明白这两只绝对是去打架。

   阿炤很少会出手,这不仅是为隐藏自己的身份,还有晋天大陆的等级太低,它不屑出手。不过现在不同,有一个十二阶的妖兽,正好给它练练手,如果是在屋子里打起来,碧玉冰蛛可能会变幻出终极形态,会将这院子都撑破,所以出去打是最合适的。

   大多数高阶妖兽可以控制自身的形态,变大变小完全随心。

   两只妖兽一眨眼就消失不见。

   楚灼估摸它们现在是去找地方打架,并没有太担心,将刚才在洗剑宗杂事堂里换到的断星崖的地图和武器拿出来。

   小乌龟呆呆地看了会儿墙上的破洞,爬到楚灼身边,淡定地啃着楚灼塞来的丹药。

   楚灼摸摸它的龟壳,突然发现它龟壳上的灵纹变得清晰许多,这代表玄渊的实力也有所增长。渊屠玄龟龟壳上的灵纹是它们血脉的一种标志,灵纹越清晰明亮,血脉越强大,实力也越强。

   阿炤平时对着它的灵纹挠,其实也变相地将自己的气息留在上面,让小乌龟吸收它高阶妖兽的气息,有利于促进它成长。

   天色稍晚时,阿炤和那只碧玉冰蛛终于回来。

   阿炤依然一副低阶小妖兽的模样,毛皮油光水滑,一看就养得很好。反观那只碧玉冰蛛,半边身体都歪了,爬得一瘸一拐的,显然这次被阿炤修理得不轻。

   回来后,碧玉冰蛛便主动要求和楚灼契约。

   楚灼看着跳到桌子上,一脸无辜地甩着尾巴的阿炤,再看看那只可怜的碧玉冰蛛,有点想笑。或许上辈子,在她不知道的时候,阿炤也将碧寻珠欺负成这样,怨不得后来碧寻珠对阿炤的态度十分耐人寻味。

   楚灼拿出楚家的契约卷轴,将一滴血滴在上面。

   在卷轴亮起灵光时,碧玉冰蛛也跳到卷轴中,直到灵光消失,楚灼和碧玉冰蛛之间诞生一种若有似无的联系,并不强烈,只是能感知对方的存在。

   而且这是一份绝对平等的契约,彼此都不会伤害对方,甚至如果一方出事,另一方也不会受到太重的重创。

   楚灼感觉到碧玉冰蛛传递过来的意念,对它笑道:“碧寻珠,欢迎加入我们。”

   心里忍不住叹息,碧寻珠也来了,真好。

   碧玉冰蛛朝她点头,告诉她,等过段时间,它的伤好得差不多,它就可以化为人形。

   碧寻珠不仅是十二阶的妖兽,而且已经经历过雷劫修炼出人形,这次受伤太重,现在虽然苏醒,但伤势依然没有完全好转,所以无法化形,现在只能维持本体的样子。

   “那再好不过。”

   楚灼表达对它的欢迎后,将一瓶丹药给它们,就让三只妖兽去玩,她继续忙碌。

   碧玉冰蛛嗅了嗅那丹药,发现这味道有些特别——特别能引起妖兽的食欲,再看那只已经津津有味地吃着丹药的渊屠玄龟,它也将一粒吞下。

   【好吃吧?】小乌龟嫩生生地问。

   碧寻珠淡淡地道:【不错,不知道是哪位炼丹师炼制的,很适合妖兽的口味。】

   【不是炼丹师,是主人亲手炼的。】说到这里,小乌龟就十分骄傲。

   碧寻珠有些惊讶,和楚灼契约后,它也感觉到楚灼的情况,知道楚灼是水属性的气脉修炼者,并不适合炼丹,而且她走的是武者的道路。

   她有这手炼丹技术倒是不错。

   碧寻珠虽然被阿炤打服,但让它和一个人类契约还是抗拒的,只是形势比妖兽强,没办法,只好低头。直到发现楚灼拿出来的那份契约卷轴并非是主仆契约,而是平等契约,这才变得心甘情愿。

   如今这世道,很少有修炼者愿意和妖兽签定平等契约,没想到还有人类保持这个习惯。

   它突然有些明白为什么那只它看不透虚实的妖兽会愿意留在她身边。

   还有渊屠玄龟,只要楚灼以后不陨落,随着她修为的精进,对渊屠玄龟的修行也有极大的好处,比起妖兽自己摸索修炼的速度要更快。用人类的说法,可以少奋斗几千年。

   碧寻珠心平气和后,吃完丹药就回灵兽袋休息,争取尽量养好伤。

   既然和人类契约,那么自然要做好一个合格的契约兽。

   ****

   三天后,诸事准备好,楚灼便带着三只妖兽出发。

   断星崖距离洗剑宗有三日的路程,有往返的鸾鸟代步。

   其实断星崖也是洗剑宗的势力范围,因为断星崖中盛产碎星石,方才被洗剑宗圈起来,变成洗剑宗获取碎星石之地。

   来到断星崖前,楚灼被守在这里的洗剑宗弟子拦下,直到对方查看过她的令牌,又有詹和泽所开的证明,方才收取她十块灵石,并递给她一个薄如蝉翼的网。

   十块灵石是非洗剑宗弟子进来取碎星石的费用,网是一种用特殊纤维织的星网,用来获取碎星石。

   “这位师妹是第一次来的吧?取碎星石时千万要小心,最好用这星网来装着,以免伤着自己。”那弟子好心地劝告一声。

   楚灼听说过碎星石的获取方式,当下对那弟子道声谢谢,便和周围那些同样去取碎星石的洗剑宗弟子一起往断星崖而去。

哪里看黄片

【 WWW.】,精彩小說免費閱讀!

Selina一聽到她看了自己的日記,她頓時雙眼圓睜,日記,他竟然全都看了,她有一種殺人的心情,誰能明白!

曾瀚宇一看不對勁,自己這是說道著火點上了嗎?

他趕緊裝委屈,扮可憐,求得老婆大人的原諒。

“老婆,千萬別生氣,我找找得好辛苦,知不知道,我為了,連黑手黨的基地都潛進去了,只不過,好在被抓的不是……”

想到那天的莫素情,曾瀚宇下意識的止住了聲音,這件事情,他已經告訴葉鐘玨了,至于具體怎么辦,還要看葉鐘玨自己的選擇。

“去意大利里找我了……”Selina的聲音有幾分不可置信,她走的時候,是抱著再也不回來的心思,畢竟,以前曾瀚宇對她的態度,對她造成了很大的影響,她從來不敢奢望,他會來找自己。

而現實卻讓她想都不敢想,他不僅來了,還救了自己,現在,又跟自己求了婚。

看著她一臉萌樣,曾瀚宇忍不住癡癡的低笑起來,這個女人,怎么就那么傻呢,只不過傻的可愛,他喜歡。

曾瀚宇笑的一副春天到來的模樣,Selina突然板著臉,一副冷漠的樣子。

“我想,竟然偷看我的日記,說明我們彼此還不是很了解,我想,我是不是應該好好考慮一下,是不是真的要跟在一起!”

曾瀚宇臉上的笑容一下子僵硬住了,等她想明白,自己還能追的上嗎?

純凈白皙愛攝影姑娘地鐵處寫真

Selina偷偷抬頭看了他一眼,看他衣服陰沉到極點的樣子,她就忍不住想笑。

她趁著曾瀚宇不注意,快速的溜到門口,吐了吐舌頭,俏皮的開口,“傻子,我騙的,竟然還信以為真了!”

曾瀚宇瞬間愣住了,他簡直哭笑不得,感情自己擔心了半天,她是故意逗他玩的,這個小女人……

他低頭看了看自己的腿,再看看那個消失在門角的背影,忍不住搖搖頭,果然啊,英雄救美什么的,真的傷不起,救了美女,美女跑了,徒留英雄一個人坐在輪椅上干瞪眼。

……

冷兮瑤接到Selina的電話時,正在給冷昊筠擦拭身體。

本來,這種事情是要交給護工來干的,可是,她找的護工是個年輕小姑娘,一想到冷昊筠的身體要被她看完,她就覺得自己渾身不舒服。

可是,要換護工,總的給人家一個理由吧,不然,人家小姑娘掙錢也不容易。

左思右想之后,冷兮瑤決定自己動手,反正孩子都有了,害羞什么的,就滾一邊去吧。

冷兮瑤支走護工,每天親自給冷昊筠動手檫身體。

只不過,今天她剛幫冷昊筠脫了衣服,手機就響了起來。

她本來是想掛掉電話的,但是,一看來電顯示是Selina的,想到她前段時間離開的事情,她想了想,又給曾瀚宇拉上被子,走了出去。

在她剛走出去之后,床上的人,微微動了動,緩緩的睜開眼睛。

其實,曾瀚宇剛剛就醒了。

他剛剛有了直覺,就感覺到有人在他身上亂動,他仔細感覺了一下,才發現是冷兮瑤在給他脫衣服。

其實,他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昏迷了多久,但是,她既然給自己擦身體,那就說明,自己已經睡了好長時間了。

但是,他一想到,自己現在已經渾身全裸,若是一睜開眼睛,他倒是沒什么,這個即將給自己擦身體的小女人,估計一下子要害羞的轉身去撞墻。

只不過,好在她剛要動手,手機就響了。

冷昊筠幾乎都能想象的到,如果自己一直假裝昏迷,她的小手在自己身上動來動去,他真的不確定,自己能不能堅持的住,畢竟,這實在是太需要毅力了。

他可是個身心健康的男人,她不在的這五年,自己跟個苦行僧幾乎沒什么區別,只能靠著不斷的工作來麻痹自己。

話說,冷兮瑤剛一接通手機,就聽見Selina激動地告訴自己。

“安安,曾瀚宇他向我求婚了!”

冷兮瑤嘴角終于露出一抹欣然的笑意,終于求婚了嗎,她還以為,曾瀚宇還要等幾年,才能發現自己真實的想法呢!

曾瀚宇對感情慢熱,反應又比常人慢,這些她早就看出來了,只不過,這些事情,都需要他自己去體會,別人說再多,也無濟于事的。

“恭喜啊,Selina,終于等到他了……”

Selina這才想到,冷昊筠出事了,她心頭的那些高興,好像突然被水澆滅了一樣。

“安安,對不起啊……”

冷兮瑤知道她說的話是什么意思,她微微扯了扯嘴,勉強的笑了笑,抬頭看向病房那邊。

“沒什么,不用覺得自己說錯了愧疚什么的,我已經習慣了,再說,我相信他會醒過來的,還有啊,曾瀚宇向求婚,明明是這么開心的事情,千萬不要因為我而影響到,說實話,看見們能在一起,我心里真的特別高興……”

冷兮瑤由衷的開口說道,“等他傷好了,必須重新求婚,現在他有的同情分,不能太便宜他了,看看以前追著他的時候,他多威風啊,記得,一定要殺殺他的銳氣!”

聽到冷兮瑤如此可愛的話,Selina忍不住笑了。

“安安,這么壞,就不怕曾瀚宇知道嗎揍嗎?”

冷兮瑤撇了撇嘴,“說在心里,我重要還是他重要,如果我重要的話,一定要在他揍我的時候,趕緊跑出來,不然我被揍了,我就不愛了……”

聽著冷兮瑤撒嬌的聲音,Selina覺得自己一顆心都被填滿了。

她從小沒有妹妹之類的,直到遇見冷兮瑤,兩個人非常投緣,幾乎是自然而然的就非常好了,真是有一種相見恨晚的感覺。

只不過,現在也好,想到以后又曾瀚宇,還有冷兮瑤,她覺得她的人生,真的再也沒有什么遺憾了。

兩個人說了一會知心話,冷兮瑤想到冷昊筠還光著身子躺在床上,如果有醫生進去,那可就尷尬了。

她趕緊說了兩句,便說了再見。

Selina的笑聲,讓她似乎也被那種溫暖的感覺觸動到了,幸福,多么美好的詞語,她的安寶貝,還有那個人,只要他們好好的,她也就知足了。

只是不知道,他什么時候才能醒來……

冷兮瑤心不在焉的向著病房里面走去。

她剛打開門,視線掃到病床上,便立馬驚慌失措。

人呢?

原本躺在病床上的冷昊筠,此刻已經不見了蹤影,只要拉開的被子。

冷兮瑤徹底急了,她沖進病房里左右看了看,去衛生間轉了一圈,還是沒有人。

冷兮瑤急的眼淚都快出來了。

對了!去問醫生,去主治醫生的辦公室路上,冷兮瑤一路上都快恨死自己了,她剛才就不應該離開,自己離開短短的幾分鐘,究竟發生了什么事情。

冷兮瑤紅著眼睛,一把打開主治醫生的辦公室。

當她看見那個坐在主治醫生面前的男人時,她徹底呆住了。

冷昊筠,他醒來了?她竟然不知道!

冷兮瑤還希望他醒來第一眼看見的人,就是自己,只不過,沒想到自己接了一個電話的功夫,他就醒來了,而且還跑到這里來,這個男人究竟是有多精力旺盛啊,剛剛醒來,不是應該很虛弱的嗎?

冷兮瑤感覺自己的心情就像是坐過山車,真是一驚一嚇,都快被折磨瘋了。

她呆呆的站在醫生辦公室門口,一動也不動,好像一尊石像一般。

冷昊筠再也看不下去了,看見她微紅的眼眶,就知道,她剛才肯定是瞎擔心了,他也沒有想到這一層,他只不過來問問醫生,自己什么時候能出院而已。

他有感覺,自己已經在醫院里躺了很久了。

冷昊筠慢慢站起來,走向冷兮瑤,“瑤瑤,怎么過來了?”

冷兮瑤直勾勾的看著他,眼睛里似乎還有晶瑩的淚花。

“醒來了,為什么不告訴我?”

看著她這樣一幅表情,冷昊筠就知道壞了,他應該猜得到,她那么擔心自己……

他還沒回過神,冷兮瑤便向著外面跑出去,冷昊筠再也顧不得其他,回頭看了一眼自己的主治醫生,便向著外面跑去。

冷昊筠一直追到醫院外面的酒店門口,才攔住冷兮瑤。

他一把將冷兮瑤抱在懷里,著急的開口,“瑤瑤,對不起,真的對不起,我以為出去要好一會才回來,不要生氣好不好?”

冷兮瑤被他拉住的那一刻,淚水再也止不住,唰唰的流下來,冷昊筠的白色病服,瞬間就被浸濕了。

他越發的著急了,“瑤瑤,生氣了打我,或者咬我也行啊,千萬別哭,我會難過著急的!”

聽著他著急的聲音,真是的語氣,冷兮瑤委屈的伸手錘著他的胸膛,“都怪都怪!醒來了也不告訴我,讓我差點以為……”

冷兮瑤難過的再也說不下去了,她嚶嚶的哭了起來,冷昊筠抱著她一個勁的安慰。

突然看見旁邊的人一直在回頭看他們,冷昊筠這才注意到自己穿的病服。

他抱著冷兮瑤的胳膊緊了緊,開口說道,“瑤瑤,咱們回去吧,看我穿著病服站在這里,都快別人當成神經病了!”

冷兮瑤哭著哭著,聽到他這一句,立馬破涕為笑。

“才不是把當成神經病了呢!”

“啊……”看見冷兮瑤終于笑了,還說了這么一句話,冷昊筠有點發蒙的看著她。

冷兮瑤笑著說道,“因為就是神經病啊!”

小葵软件分享官网

♂? ,,

殺機牢牢的鎖定了林楓,商天云顯然不想再多一句話。

林楓也散去了詢問的念頭,商天云既然想殺他,那么不管他來自于哪里都不重要了。

深呼吸一口氣緩和下氣息,現在小伊比他還要虛弱,能和商天云一戰的只有他自己了。而且就算和商天云一戰結果也很明顯,被偷襲后的他根本不是商天云的對手,所以林楓心里的念頭是趁著商天云不注意就坐上幽藍方舟,相信到時候去到星宇之間商天云也追不上。

轟一聲空氣悶聲響動掀起了滔天風暴,商天云也在這樣的驚天之勢中悍然出手,刁鉆狠辣,大有一鼓作氣把林楓鎮殺的意思。

果然不是一個喜歡浪費時間的人。

一出手林楓就看出了他對自己的必殺之心,巧妙的推開了小伊讓她靠近幽藍方舟,林楓隨之直接迎了上去,準備和商天云碰撞之下借勢跳上幽藍方舟。

逃跑有一點可恥,但如果為了一點尊嚴就把命丟在這里,那才是真正的可恥。

只是在兩人就要碰撞的瞬間一道身穿白裙曼妙動人的身影憑空出現,白皙嫩滑的手掌直接迎上了商天云的一擊。

嘭!

驚天巨響,炫光朝著周圍擴散,碰撞的兩人在一瞬間分開,那突然出現的動人身影更是拉著林楓一起后退。此時林楓也看清楚出現的人:“彤蕊!”

出現的人正是彤蕊,還是那般仙氣動人,不過想到她女流氓的一面林楓還是保留意見,這女人就是一個悶騷,在床上的時候就是一個女瘋子。

微甜愛笑的女孩夏日寫真

彤蕊恩了一聲冷眼看著商天云:“想做什么?”

“殺了他!”

商天云簡單的回了一句后彤蕊冷哼道:“我不允許殺了他。”

聞言商天云瞇起了眼睛:“為什么?”

彤蕊偏頭看著林楓,說出一句讓人無語的話:“我還沒有懷上他的孩子,如果他死了就沒辦法了,所以不能殺他。”頓了下又說道:“想要殺他也可以,但必須等我多睡他幾次懷上孩子再說。”

“、、、”

如此羞人的事情彤蕊說出來卻是一點都不害羞,似乎很正常一般。林楓不禁掠過苦笑,遇到彤蕊這樣的人他也不知道該說是運氣還是不幸了,總是惦記著要睡他。

而商天云聽到彤蕊的話眼里的殺機更是重了幾分:“那他更是要死!”

隨之直接的出手,彤蕊把林楓朝后推去就迎上了商天云,兩人直接激烈的對戰在了一起。林楓也趁著這個機會跳上了幽藍方舟,現在不跑還等什么時候啊?

至于彤蕊會不會有危險林楓倒是不擔心,她若是真的不敵商天云,那早在喪魂淵就已經被商天云給睡了。

“少主,她懷上孩子的幾率很高,而且是好事。”

已經準備驅動幽藍方舟跑路的林楓愣了下,反應過來后問道:“也看出她的體質了?”

當初在喪魂淵林楓就聽到商天云提起過彤蕊的體質,只是那個時候他看不出來,小伊也看不出來。現在小伊連商天云具備什么體質都看出來,那么很可能也看出了彤蕊的。

小伊點點頭壓低聲音回道:“靈源圣體!”

哎喲,我去!

林楓知道彤蕊肯定具備非凡體質,可此刻發現自己還是低估了。彤蕊這何止只是具備非凡體質,簡直就是具備超凡體質啊!

靈源圣體,木系巔峰圣王體,也就是木系第一體質。

呼出一口氣林楓震驚的同時也產生了一個疑問:“她會不會是來自于靈天圣朝?”

靈天圣朝的圣靈元體是木系圣王體之下的第一體質,衍化到極致就是圣王體靈源圣體。擁有這種體質的又被稱之為擁有萬物之源,真氣可以為人療傷,甚至就算瀕臨死亡的人都能救活。

數億年來圣王體都不曾出現過,最大可能就是從王體衍化,而大陸之上最有可能衍化成靈源圣體的就是圣靈元體,靈天圣朝皇族凌家的血脈。

所以林楓不得不懷疑彤蕊來自于靈天圣朝。

小伊搖搖頭道:“不肯定!畢竟這些圣王體不同于星辰琉璃體,擁有大氣運的人生下來就擁有也不奇怪。”

星辰琉璃體只有星空一族才能擁有,但玄天圣體還是靈源圣體,其他人也是有機會擁有的,只是這種機會很低,不代表只有兩大圣朝才能出現!

不過彤蕊竟然是靈源圣體,那倒是有點意思,林楓也散去自己跑路的念頭,準備帶上她一起。

找準機會,趁著她和商天云對戰短暫分開的空檔驅使幽藍方舟迅速靠近,一把拉住了彤蕊的手快速的破空而去。

商天云一愣,隨即暴怒追上:“別想跑!”

氣質比之剛才更加的強盛,乾荒界也再次動蕩了起來。可惜林楓駕馭著幽藍方舟直接穿過了云層直接去到星宇之間,這就注定商天云無論如何都追不上。

站在那星宇間雙拳緊握:“林楓,下一次本太子,必殺!”

幽藍方舟在星宇之間穿梭著,回到圣域四風帝國夢家還需要幾個小時。

干掉昊天尊王了卻一件事情,此刻也算徹底安,林楓勉強松口氣。但是很快就緊張了起來看向抱住他的彤蕊:“要干嘛?”

“干!”

彤蕊直接給了一個簡單的回答,而后就在那幽藍方舟之上主動的把林楓給睡了。此刻的林楓身受重傷,根本就沒辦法阻擋彤蕊這個女流氓,憋屈的被她反推。

好在彤蕊沒有和以往一般抵死纏綿,一次后就當著林楓面穿戴好了衣物。

被強行推了的林楓掠過苦笑:“有沒有良心的,我身受重傷還要睡我?”

彤蕊偏頭看著林楓,那雙純凈無暇的雙眼眨了眨:“誰叫上次不播種成功?所以我干么要和講良心,我只是要借種而已。”

“、、、”

這樣的回答讓林楓有些無語,但已經不是第一次倒是也能習慣。

掏出一枚丹藥吃下把褲子拉好后問道:“到底是什么人?為什么會擁有靈源圣體?”

彤蕊愣了下:“看出來了?”

“恩!”

既然林楓看出來了彤蕊也沒有隱瞞,就勢身子靠在林楓大腿上顯得天真爛漫的回道:“我的確是靈源圣體,至于我是什么人,我想該猜得到吧?”

林楓精神一震:“真的來自于靈天圣朝?”

甜美一笑彤蕊沒有否認:“沒錯,我來自于靈天圣朝,生于一百多年前,未來靈天圣朝的女王,不過知道我存在的人不超過十個,連我親妹妹都不知道有我那么一個姐姐。”

呼吸一滯林楓小聲問道:“不要告訴我,親妹妹是凌薇吧?”

當初在喪魂淵,凌薇差點死去的時候彤蕊出手救過她,而從現在來看彤蕊不是什么善心大發的人,她會救凌薇,顯然不是真的因為大家都是女人。

彤蕊頷首,掠過一絲俏皮:“恭喜,姐妹雙收!”

“、、、”

確定真的如此林楓掠過苦笑:“靈天圣朝果然隱藏的很深,藏著一個圣王體竟然沒人知道。不過這樣也能讓更好的成長,不需要被人惦記著想要殺死。另外以后我該改口叫凌彤蕊了吧?”

彤蕊搖搖頭道:“不用,我并不想要這個姓。所以叫我姐姐,我叫妹夫就行。”

聽著怎么就那么邪惡呢?

林楓搖搖頭自然不會按照彤蕊所說的去稱呼她,而彤蕊在沉默一會后說道:“商天云肯定也是來自于荒古圣朝,雖然他極力隱藏,但我還是大概能判斷出來,他才是荒古圣朝真正的圣皇太子!羅炎和羅成不過是明面上的棋子!”

知道彤蕊的身份,此刻商天云可能是荒古圣朝圣皇太子林楓也就不太驚訝了。

只是看著躺在那慵懶可人的彤蕊:“為什么要告訴我這些?”

說出商天云的大概身份林楓能理解,但連自身的身份都暴露林楓就不能理解了,難道彤蕊就不擔心他防患于未然殺了她?

彤蕊伸手抱住了林楓的腰:“我是女兒身,再強大也不可能主宰無上權利,所以我只想多睡兩次生個兒子,代我去做我不能做的事情,除此之外我對任何東西都沒有興趣。”

“也就是說,靈天圣朝在想什么,都不在乎?”

問出后彤蕊卻是沒有回應,林楓看去她已經閉上眼睛,呼吸變得均勻,儼然已經睡著了。

林楓不禁掠過苦笑:“這個女人不單止流氓,而且心還很大。”

要知道現在他雖然重傷,但想趁機殺了彤蕊還是問題不大的,可她卻是安心的睡去。

一直坐在旁邊,甚至親眼目睹林楓被睡的小伊淡淡的開口:“人生不能自主,出生就意味著要當棋子,我倒是能理解她的叛逆。”

林楓伸出手溫柔的撫過彤蕊的臉蛋:“不管她如何,我未來都不想和她為敵。”

雖然霸道的睡了他幾次,本身還是靈天圣朝隱藏的靈源圣體,但林楓一點殺心都沒有。因為不是彤蕊他現在還被封死在烈陽古教,今天也很可能被商天云干掉。

所以對于這樣一個女人,哪怕她對自己沒有愛,只是想借種,林楓也無法仇恨起來。

了解林楓的小伊無奈的搖搖頭,但沒有多言。

成年人看片

   () “半个时辰之前,琉璃阁的魂珠被盗了。”

   宣云脂眉头一挑

   “魂珠?”

   她仔细的回忆,记忆里倒是有着东西。

   一个能够隐匿气息的珠子。

   姚文杰看着她的脸色淡淡,以为她不明白事情的严重性,紧锁着眉头道

   “魂珠整个修仙界也超不过三颗,可以让清修者混入魔修,关键时刻攻打魔域的非常重要的棋子。”

   宣云脂点头,若有所思

   “所以,属于清修者的魂珠丢了,那偷盗的人无非就是想要掩饰气息,也就只有”

   说着的时候,她挑了一下眉眼

   “魔修的人混进来了。”

   姚文杰严肃的点头,

   楓葉林少女唯美意境高清寫真

   “最近魔域蠢蠢欲动,如今魂珠被盗,很有可能有大动静。”

   她坐到水晶椅上,单手扶额细细思索

   “琉璃阁守卫森严,能够进入里面的,都是至少要金丹上期的老弟子。莫非我们中间有了内贼?”

   林天火一听这个,更是怒火中烧,咣当一声砸了面前的水晶盏

   眼含着恨不得把跟前这群人都杀光的念头,咬牙切齿。

   宣云脂不急不缓

   “我记得这魂珠,并非是天火剑派之物,而是属于盘古宗。”

   姚文杰点头,接着道

   “放在这儿也只是借阅保护。若是让他们知道我们弄丢了魂珠,怕是正好借机讨伐。”

   他们说话的时候,台阶之下寂静一片。

   直至一个弟子匆忙赶来,

   “掌门,寻魂针带到。”

   林天火眯起眼睛,狠厉的扫了一圈众人

   “点上。我倒要看看,是哪个吃里扒外的东西勾结胆敢勾结魔修!”

   林天火早已经气的失去了理智,他现在只想抓住那个小偷,把他碎尸万段。

   寻魂针的模样像是一个罗盘,用特殊材质制成的引魂针,点燃之后,它会找出身上曾经携带过魂珠的人。

   可以说寻魂针就是为了防止有一天魂珠丢失,而特意制作而成的。

   想着的时候,那个弟子已经将阴魂针点燃,烟气缓缓升空又消失不见。

   那名弟子端着阴魂针在下面的一众弟子中开始一圈圈,慢慢的寻找。

   滴答滴答,时间一点点过去。

   直至,在扫到最后一排的的倒数第二个人的时候,罗盘颤抖了一下,跟着发出强烈的抖动。

   手握寻魂针的弟子,眼中闪过喜色

   “找到了!”

   就看着寻魂针所指着的弟子,浑身颤抖,完给吓懵了

   双手摆着

   “不,不,不是我。不是我做的。”

   他跪地求饶,磕头,对着林天火极力解释自己的清白

   “掌门,我没有偷拿魂珠,真的,我真的没有拿!”

   那个跪在地上的弟子想要寻求一个人来相信他所说的话,只是看了一圈,没有一个人应声,所有人都躲的远远的,生怕自己被连累到。

   林天火眯起眼睛

   “关进水牢,仔细盘问.”

   “是,掌门”

   跟着那名弟子就被拖了下去。

   林天火的脸色非常难看,现在已经不是找出凶手就可以作罢的问题,一个月之后,盘古宗,归元派都会派人来此,既是要融洽关系,更是要来查看至宝魂珠是否安然无恙。

最新榴莲视频免费下载

   “哼,想让我们饮恨在这里,也要看有没有那个本事!”

   冷哼一声,沈勇大口一张,顿时一道寒芒从其口中飞射而出,径直对着宁越的脑袋袭去。

   嗤嗤!

   寒芒速度飞快,在空中留下一道残影。

   “暗金灵尸,幽灵尸!”

   眼看寒芒快要来到身前,宁越心神一动,把暗金灵尸和幽灵尸祭了出来。

   虽说暗金灵尸和幽灵尸都只是半步元丹境实力,但在这个节骨眼上,他们的作用非常明显。

   因为无论是他,还是沈勇等人,此时都不敢乱动。

   “去,把沈勇给我撕碎!”

   在暗金灵尸出来的瞬间,宁越便是低喝道。

   “明—白。”

   雄浑的声音从暗金灵尸口中缓缓响起,而后他猛然窜出,冲向了沈勇。

   熱褲小清新河邊高清寫真

   至于幽灵尸,则挡在了宁越身前,在沈勇惊骇的目光中,把他甩出的寒芒吞到了肚子里。

   “咕咚!”

   幽灵尸的举动,令得沈勇咽下了一口唾沫。

   他甩出的那一道寒芒极具腐蚀性,寻常的武者要是触碰到,不死也得脱层皮。

   但幽灵尸不一样,幽灵尸是经过幽灵丹改造而成的,除非动用强大的力道把幽灵尸的脑袋给轰碎,否则他就犹如不死之身一样,可以不停的战斗。

   在沈勇稍稍愣神的时候,暗金灵尸已然来到他的身前,钢铁一般的拳头对着他的脑袋砸来。

   “该死!”

   暗骂一声,沈勇只得右手臂扬起,和暗金灵尸来了个硬碰硬。

   咔嚓!

   在未和宁越交手之前,沈勇对上半步元丹境的暗金灵尸,一拳就可以打爆。

   和宁越交手过后,他被限制的死死的,不敢动用灵魂力,也不敢动用元气。

   失去了这两个强大的助力,他的手臂几乎被暗金灵尸厚重的拳头砸瘪!

   “啊!”

   一道杀猪般的惨叫在这片区域响起,令得旁边的范青和陆浩瞳孔急缩,露出了惶恐的神情。

   只不过,范青和陆浩也不敢抽回灵魂力以及金丹,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的道理他们懂,可以这么说,只要他们收回灵魂力,宁越便会乘胜追击!

   到时候,可不是面对暗金灵尸那么简单了,甚至他们的性命都会不保。

   “沈勇,快点想想办法啊,再这样下去,我们迟早会被暗金灵尸给轰成傻逼的!”范青大喝道,语气非常焦急。

   “我特么的也在想。”沈勇低喝道,脸庞上的焦急之色,丝毫不比范青少到哪里去。

   砰!砰!

   就在这时,暗金灵尸和幽灵尸同时暴掠而出,一个对着范青冲去,一个对着陆浩冲去。

   面对暗金灵尸以及幽灵尸,范青和沈勇自然抵挡不住。

   连续两道清脆的声音传出,他们两个的胸膛被轰中,身体摇摇欲坠。

   “对了!”

   突然,沈勇好似想到了什么,忙对着陆浩呵斥道:“特么的不是抓了一只黑狗吗,快点把它放出来,用它要挟宁越!”

   “卧槽,我怎么没想到呢?”

   眼眸一亮,陆浩忙从怀中取出一个纳戒,小心翼翼的分出一抹灵魂力进入纳戒里,想要把暗皇放出来。

   宁越来这里是为了救红魔,而红魔和暗皇又是一伙的。

   由此看来,只要用暗皇要挟宁越,宁越肯定会就范!

   在陆浩心中,只要迫使宁越收回灵魂力,一切就非常好办了。

   “暗金灵尸,幽灵尸,把那个纳戒夺过来。”

   陆浩取出纳戒的瞬间,宁越便是心中一沉,沉声道:“用尽一切办法,包括自爆。”

   宁越也知道事情的严峻性,无论如何都要赶在暗皇出来之前把纳戒夺过来,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自爆?!”

   听到宁越的话,陆浩忍不住的倒吸了一口凉气。

   半步元丹境实力的暗金灵尸和幽灵尸自爆,威力得有多大?

   在他们的自爆下,就算元丹中期的武者,都不可能完好无损!

   “宁越,敢让他们自爆,我就敢把那只死狗杀掉!”手握纳戒,陆浩咬牙道。

   “大不了同归于尽!”宁越在赌,在赌陆浩不敢击杀暗皇!

   赌赢了,尚有一线生机。

   赌输了,大不了同归于尽!

   以一敌三看起来比较疯狂,但宁越知道,再这样耗下去的话,对他非常不利。

   毕竟对面是三个,而他只有一个,毫无帮手。

   “同归于尽就同归于尽,谁怕谁。”看到陆浩有些动容,沈勇大声呵斥道。

   “好,这是们逼我的!”

   双拳紧握,宁越低喝道:“暗金灵尸,幽灵尸,给我自爆!”

   “我不信敢让他们自爆……卧槽,来真的?”沈勇好似胸有成竹,然而,他的话音还未落下,却是看到了令他极度惊恐的事情。

   只见得不远处,暗金灵尸和幽灵尸逐渐的膨胀起来。

   到最后,膨胀到达极点。

   轰隆!

   下一刻,暗金灵尸和幽灵尸齐刷刷的自爆开来。

   一股惊天的轰鸣声,在这片区域响起。

   “快逃!”

   沈勇不是优柔寡断之人,在暗金灵尸和幽灵尸自爆的瞬间,他便抽回灵魂力,拔地而起,朝着远处掠去。

   至于范青和陆浩,也收回灵魂力,紧跟沈勇身后逃窜。

   甚至陆浩连手中的纳戒都丢到半空中,不要命的逃窜。

   噗嗤!噗嗤!噗嗤!

   只是,他们明显低估了两大半步元丹境尸体爆炸的威力。

   他们刚逃窜几米,就被爆炸的余波轰中身体,犹如断线的风筝似的,朝着地面跌落。

   唰!

   反观宁越,则把灵魂力全部注入到幻影铠甲上,脚下的元气不要命的燃烧着,速度提到极限,在空中化为一道残影,抓住了陆浩丢出的纳戒。

   咻!

   随后,宁越调转头颅,朝着红魔那边飞去。

   一边飞,宁越还一边大叫道:“红魔,赶紧进入断魂剑里!”

   嗡嗡!

   红魔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幻化成了本体,在爆炸的余波快要来到他面前的时候,钻入了断魂剑内。

   “都给我进入纳戒。”然后,宁越把断魂剑连同陆浩的纳戒,一并放进须弥纳戒。

   轰隆隆!

   做完这一切,暗金灵尸和幽灵尸爆炸的余波,已然来到宁越身前。

   面对如此强大的余波,宁越不敢怠慢,忙把幻影铠甲变大,身体龟缩在幻影铠甲内!

   幻影铠甲不但是飞行法宝,更是幻影鼠一族的防御法宝。

   成败在此一举!

玉米影视黄app不用充会员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果然没安好心。”

   看到双角妖兽离去的背影,宁越掏出一枚上天丹,打入到水晶球内。

   在霞云谷击杀傲风天君的时候,宁越曾经得到了一百枚上天丹。

   一枚上天丹内蕴含的能量,甚至可以让一个天君级别的强者瞬间恢复到巅峰状态。

   双角妖兽没有那么多能量喂养灭神魔阵,不代表宁越没有。

   “倒是便宜了我。”

   收下水晶球,宁越嘴角掀起一抹弧度。

   刚才在双角妖兽面前爆粗口,是宁越故意为之。

   毕竟他不那样做,双角妖兽肯定不甘心把灭神魔阵交给他。

   “先看看空间戒指内有什么东西。”

   并未多想。

   素顏雙馬尾萌妹子好清純

   宁越感知力施展出来,进入到空间戒指内探测。

   嘶!

   感知力刚进入空间戒指,宁越就倒吸了一口凉气。

   天丹!

   大量的天丹!

   初步估计,空间戒指内的上天丹,最少有一千枚!

   中天丹,一万枚左右。

   下天丹,甚至有超过十万枚!

   这么多天丹,一时间让宁越有些傻眼。

   虚家不愧是三大家族之首,单单一个丹药房,就有这么多的丹药。

   可想而知。

   虚家的财力,得庞大到何种程度!

   “嗯?”

   宁越没有被这么多天丹带来的喜悦冲昏头脑。

   他目光掠动,最终停留在一个黑色的盒子上面。

   这个黑色盒子,给他一种非常神秘的感觉。

   “去!”

   心神一动,宁越分出一抹灵魂力,缓缓的靠近黑色盒子。

   嗤嗤!

   然而。

   宁越的灵魂力还未靠近黑色盒子,就被盒子内激射出来的吞噬力,给吞噬的一干二净。

   “难道是吞噬法宝?”

   宁越皱眉,决定分出一抹仙气,去靠近黑色盒子。

   嗤嗤嗤!

   结果出奇的一致。

   宁越分出的仙气,同样被黑色盒子内激射出来的吞噬力给吞噬掉。

   “倒是有点麻烦。”

   宁越眉头微皱。

   他能感觉得到,黑色盒子内装的东西,必定不平凡!

   “宁路。”

   想了想,宁越开始联系宁路。

   再怎么说,宁路的本体也是世界树。

   没准,他有办法。

   唰!

   宁路直接从红魔剑内掠出,进入到空间戒指内。

   “去!”

   看了看黑色盒子,宁路强行逼出一滴精血,朝着黑色盒子甩去。

   咔擦!

   精血刚接触黑色盒子,盒子就陡然裂开。

   咻!

   一道白色的寒芒,陡然自黑色盒子内窜出,欲要逃离。

   啪!

   宁路怎么可能允许它逃走?

   刹那间,宁路就化为一道残影,追上了白色寒芒,并且一把将其抓住。

   抓住白色寒芒后,宁路从空间戒指内掠出,来到宁越面前。

   “丹药?”

   看到宁路掌心的那枚白色丹药,宁越微微一怔,随后问道:“这是什么丹药?”

   “这枚丹药名叫偷天换日丹!”宁路回答道。

   “偷天换日丹?”宁越疑惑。

   “所谓偷天换日丹,就是说在渡劫的时候吞下它,可以让它替渡劫。”

   宁路解释道:“现在的修为是半步圣仙,我觉得,可以去冲击圣仙了。”

   “这里是虚家,应该没办法冲击圣仙吧?”宁越皱眉。

   在虚家渡劫,宁越还没有那么笨。

   即使有什么偷天换日丹,宁越也不敢去冒险啊。

   一旦被虚家天君发现,他岂不是吃不了兜着走?

   “这个不用担心。”

   宁路摆了摆手,说道:“先吞下偷天换日丹。”

   “好吧。”

   宁越没有和宁路争执。

   既然宁路让他吞,说明偷天换日丹的效果应该很好。

   咔擦!

   丹药入肚。

   宁越只感觉一股恐怖的能量,在他体内来回游走。

   紧接着。

   一道虚幻的身影,自他体内窜出!

   “这……”

   看着面前的虚影,宁越嘴巴微张,满脸的惊诧之色。

   原因无他。

   宁越发现,他面前出现的虚影,似乎是他的分身!

   无论是气质,还是长相,总之,活脱脱的一个宁越二号!

   “这就是偷天换日丹的功效。”

   宁路拍了拍宁越二号,说道。

   咔咔!

   宁路刚拍在宁越二号身上,宁越二号就撕裂虚空,消失不见。

   “他去哪了?”

   宁越疑惑道。

   “鬼知道传送到了什么地方。”

   宁路耸耸肩,说道:“别管那么多,现在赶紧引动劫云,就在这里渡劫。”

   “好吧。”

   宁越点了点头,随后直接引动圣仙大劫。

   轰隆!

   昆虚城上空。

   一股黑压压的劫云陡然形成。

   劫云形成后,迟迟没有降落下来。

   稍稍踌躇了一会,劫云便朝着远处掠去。

   “有人在利用偷天换日丹渡劫。”

   与此同时。

   虚家待客大殿。

   一个身着白色衣衫的老者眉头微皱,喃喃道:“难道是赵家,或者莫家的人在渡劫?”

   “呵呵,看来这次昆虚城没有白来。”

   白衣老者对面的武者微微一笑,道:“进入昆虚城之前,我已经找到了一个合格的天才,虚家应该也有一两个,再加上莫家和赵家,这次的任务应该能出色的完成。”

   如果宁越在的话。

   一定可以发现,白衣老者对面的武者,正是荣天君!

   “去把赵家和莫家的人喊来。”

   荣天君收回思绪,淡淡道。

   “是。”

   白衣老者不敢怠慢,急忙撕裂虚空,朝着莫家和赵家掠去。

   轰隆隆!

   白衣老者和荣天君的交谈,宁越并不知道。

   在引动了圣仙大劫后,他真的是一点感觉都没有。

   偷天换日丹,把他本该承受的劫云,转给了宁越二号。

   也就是说,此时渡劫的,是宁越二号。

   至于宁越,只需要静静的等待就行。

   等到渡劫成功,他独享雷劫洗礼!

   滴答!滴答!

   时间在一分一秒的流逝着。

   眨眼间,一个小时过去。

   在这一个小时内,宁越百无聊赖,只能静静的等待。

   咔擦!

   当第二个小时来临时,宁越面前的空间陡然裂开。

   一个金色的雷池,在他面前显现出来!

   “雷劫液!”

   看到金色雷池,宁越面露喜色。

   并未浪费时间,宁越直接跳入到金色雷池内,在疯狂的吞噬着雷劫液!

   嘭!

   伴随着雷劫液的减少,宁越的气息,也在疯狂的飙升着。

   短短的数秒钟时间里,他的气息就从半步圣仙飙升到了圣仙!

   并且,气息飙升的速度没有减少,依然在疯狂的增加着。

   嘭!嘭!

   又是两道闷声响起。宁越的修为,从圣仙初期,晋级到了圣仙后期!